《查泰莱夫人的情人》:社会追求文明,婚姻渴望原始

 时间:2019-10-10 05:22:21来源:网络
《查泰莱夫人的情人》是劳伦斯最后一篇长篇小说,一直以来在文学史上都备受争议,曾一度被列为禁书,但其文学价值在岁月的长河中不断彰显出来,多次改编成影视作品,受到观众的广泛喜爱。如今,这部名著的现实意义不断浸入到众多婚姻家庭之中,值得拿出来重新审视参照。先是看了1981版的电影,影片开场,出身贵族的克利福德·查泰莱与中产阶级的康妮结为夫妇,康妮有着别人无法拥有的活力,这正是克利福德和老宅子所需要的。在短暂的蜜月之后,克利福德奔赴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前线,不幸负伤,下半身瘫痪,失去了生育和性生活的能力,心理也随之异化,他变得敏感多疑、分裂古怪,想要在精神上控制康妮。康妮出于夫妻情分以及观念的束缚,悉心照顾丈夫的日常起居,与他相依相守。但时间久了,她厌倦了死气沉沉又虚伪乏味的日子,蕴藏在体内的欲火得不到释放,享不到滋养,她感觉自己在一天天萎靡,渐失风采,昔日的美好生活被残暴地撕裂。克利福德允许康妮找一个情人,生个孩子冠以他的姓氏,成为爵位的继承人,这让康妮更加心烦意乱,她不想成为他的工具,更不想为圣洁的孩子套上枷锁。一天,康妮去林场为丈夫传话,无意间看到守林人梅勒斯正在园子里洗澡,那鲜活美好的肉体唤醒了蕴藏在康妮体内的全部热情,每一寸肌肤都充满诱惑,每一个细胞都蠢蠢欲动,她轻咬着嘴唇,想要多看一眼,又怕彻底沦陷,倍受折磨。她跑回自己的房间,褪去衣服对着镜子自怜,一种深深的不安与恐惧席卷而来,她不该是瘦小的沙丁鱼,而应是健美的苏格兰鳟鱼,她迫切地想要做出改变。正如书中描述,“肉体的不平感,一旦觉醒就是危险的事,它必须要得到宣泄,否则它就会将这肉体的主人消耗掉”,康妮不愿再继续这镜花水月般的生活,虚幻而空寂,她渴望挣脱牢笼,追求真实的快活。康妮主动向梅勒斯示好,索要一把园子的钥匙,而梅勒斯一副难以接近的模样,对来自不同阶级的康妮并不大热情,冷漠而疏离,但这并没有阻挡康妮的热情,她还是一次次来到这野性原始的森林小屋。康妮看到新生的小鸡时热泪盈眶,她同样渴望冲破森严的等级观念重获新生,这滚烫的泪珠,翻滚着滴入梅勒斯心底,掀起了他内心深处无限的怜爱,心的距离被迅速拉近,他们如痴如醉地拥吻交融,在破败肮脏的地板,在大雨滂沱的森林,在昏暗幽深的房间,尽情地享受着彼此带来的欢愉,那是触手可及的幸福,康妮的女人身份在一次又一次亲密接触中得到确认和体现,她如沐甘霖,变得鲜活饱满起来,一颦一笑都展现着女性的魅力。然而,阶级的悬殊和生活的迥然相异,让这份隐秘的情感充满了挑战,连康妮的姐姐都无法理解,为何要为了一个仆人放弃自己高贵的丈夫?文明高尚的丈夫享受着优越的物质条件,却始终带有死气沉沉的气息,受益于矿工,却不能给予他们相应的尊重;而梅勒斯处于文明的反面,却有着源源不断的活力,不卑不亢的原则和自由平等的思想,康妮夹在中间,不断调和着超我与本我的矛盾,最终,她选择了直面真实的自己,遵从内心的渴望,舍弃虚幻的表象,舍弃人人都趋之若鹜的名利及富足生活,拥抱鲜活自然的平凡生活。克利福德有他的可怜之处,与其说他阶级观念深重,自尊心过强,倒不如说他在极力掩饰战争带给他的自卑,残缺的身体下,他所能抓住的也只剩下辉煌过的老宅子以及高贵的爵位了,他把一切程序化,成为一个没有情感的机器,从一个受害者,变成一个施害者,他不懂得如何去爱康妮,只是用精神的牢笼把康妮禁锢在身边,作为他的生育机器。而康妮和梅勒斯是有爱情的,他们是同一种人。康妮渴求真实,心里没有清晰的阶级划分,她明白,要想获得真正的尊重,不是凭借自己所拥有的虚华名利,而是出于互相尊重以及值得被尊重的本身;梅勒斯当过军官,会说贵族式的标准英语,如今虽安于守林人的朴实生活,仍不懈追求不同身份下平等的权利,他们都渴求灵与肉的高度统一,极力想要抓住一些真实的东西以及广袤的自由。工业文明对人性造成了扭曲,让他们在各自的圈层中难觅栖息之地,承受着无尽的孤独,只有在彼此身上才能得到慰藉,那种强烈的吸引和需要,打破横梗在他们中间的阶级差距,让他们用平等的灵魂去交流,拥有完全属于他们的孩子,过着幸福的生活。康妮在工业文明带来的异化中找到了残存的自然本性,寻回了那个充满活力、有情有欲的真正的自己。她没有湮灭于机械的牢笼之中,始终欣欣向荣,蓬勃生长,勇敢去追求丰富完整的真实生活,她眼里闪烁着的不息的光芒,就是永恒的希望。我们在文明社会里沉浮,对名利的欲望占据上风,用财富和资源的积累划分不同的阶层,对内心的真正的渴望刻意隐藏压制,看似理智进步,实则离人类的本质越来越远。人是自我观念的奴隶,亵渎与抛弃人欲都是愚昧且荒唐的,于婚姻而言,空存精神和徒留情欲都是难以长存的,如同缺乏生命力的不锈钢和疯狂榨干养分的枯海棉,势必被抛弃,被腐烂。在AI混入生活,甚至极需创造力的艺术领域之后,我们更加感受到这个时代下,高度智能化和机械化所带来的威胁,被文明裹挟前进的我们,很容易就会陷入自我怀疑和迷失之中,一味去探索未知的世界,却忽略了向内的认知,在不知不觉中偏离了本心。我们被告知要遵从既定的秩序,要小心谨慎,要步步为营,要牺牲小我保全大局,这样才能在纷繁的社会中寻得一席之地,但这种表面的安静祥和,其实是十分危险的,那个被压抑的本我的机制,一旦反弹,就会造成无法想象的后果,变成生活的一颗巨型炸弹,变成高速网络上的一条即时新闻,摧毁曾小心翼翼建立起来的一切。无论如何,我们都应该保持高度的警觉性,在促进文明发展的同时,也要保有鲜活的生命力和无限的创造力,不能缺失人性中最宝贵的部分。在婚姻里,我们每个人都有权利去追求平等和自由,从相知相爱走到相依相守,不要被外在的条件束缚了本真的追求,把婚姻变成一场讨价还价的交易,年龄、身高 、颜值、收入、房子、车子、家庭背景等都成为天枰两侧的砝码,或是迫于年龄和社会压力,出于资源重组,抑或为了生儿育女,把婚姻变成一个生存的工具,苦不堪言,甚至还要刻意营造圆满的表象,把自己逼成精湛的演员,处处透露着虚伪的矫饰。人的本能需求是无法被长期忽视的,无论处于人生的什么阶段,是单身还是已婚,是壮年还是暮年,都需要爱与被爱,都需要可以身心交融的人陪在身畔,这种和谐融洽的关系所带来的美好感受,如同源源不断的养料,为生命注入活力,是财富和地位无法比拟的和替代的。想要什么,就去追求什么,皮雅芙曾说,“没有爱,我们什么都不是”,不要被人人追捧的虚浮的东西挟持自己的人生。社会追求文明进步,但是婚姻需要原始纯粹,遵从本心才能体会到爱的真谛。-end-